Menu

麻豆传媒杜冰若小偷

0 Comments 下午10:59

伊藤当即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在其前方不远处,林君河正冷冷的望着他。

那目光,仿佛在看一个死人。

“既然来了,那就留下吧。”

林君河的声音缓缓传出。

只见其伸出手来,对着伊藤隔空一握。

刹那间,四周的那些雷弧与火焰仿佛找到了目标般,疯狂的从四周朝着他蜂拥而来,铺天盖地,就连撤离的路线都被彻底封锁。

“该死的,你真以为我怕你吗!”

伊藤见这景象,顿时心中大怒。

作为神道教内的高层人物,他何时受过这等小觑?

极致的羞辱感转化成了怒火与杀机,瞬间便让他打消了暂时撤开的打算。

这些雷霆与火焰虽然让他感到忌惮,但也没到恐惧的地步。

“既然你这么想死,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,那位大人传授给我的手段。”

清秀白衣少女琴声飘扬

时至如今,他也不想再跟林君河继续浪费时间了,满脑子都只想尽快结束这场战斗。

在这话音落下后,伊藤身上的气息便开始飞速拔升,短短一两个呼吸的时间,便达到了他所能发挥的最巅峰状态。

恐怖而诡异的力量气息冲天而起,随后化作道道波纹,朝着四面八方激荡而去。

风云色变,就连那几名神道教的成员都不禁露出了震撼之色。

这种力量,即便只是隔着极远的去感受,依旧摄人心魄。

就好似,有什么恐怖的存在正在急速复苏。

伊藤面色凝重,竟是直接抛弃了一柄长刀,另一柄长刀则是被他举在身前,刀尖直指天空。

他口中不断的在念叨着什么,片刻后,面色陡然一沉,另一只手猛然在刀刃上抚过。

猩红的血液流出,随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浸满了整个刀身,通红一片。

一道诡异的气息悄然浮现在了刀尖之上,丝丝缕缕的猩红雾气升腾而起,在半空中翻转变化,最后竟是化作了一个足有十数米长的巨大蛇头。

说是蛇头也不尽然,其头顶上方竟是有着两只诡异的长角,双目更是猩红一片,宛如无底深渊。

随着这蛇头出现,便是林君河都感受到了一阵巨大的压力,好似被恶魔盯上了一般。

相比起他,那些神道教的成员反应则要更剧烈的多。

几乎在这蛇头出现的瞬间,他们便齐齐朝着后方退去,脸上满是惊恐与愤怒。

“八八岐大蛇!伊藤,你竟敢背叛神道教!”

八岐大蛇乃是妖鬼道的信仰,一直以来便是他们神道教的生死之敌,这两股势力建立以来便是厮杀不断。

说是不共戴天也不为过。

如今,看着伊藤竟然用出了妖鬼道的招式,他们自然怒不可遏。

反观伊藤,面对这些人的愤怒,却只是冷冷一笑。

“一群蠢货。”

“这不过是那位大人从草稚剑中提取出的一缕生魂而已。”

“这一招,我本来还想给神庭的那群家伙留着的,你很幸运,可以先感受一下。”

伊藤的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林君河说的,话音刚落,半空中的那个蛇头便剧烈的扭动了起来,似乎是在挣扎一般。

“死了不知多少年的东西,也敢反抗。”

伊藤当即冷哼一声,将周身力量注入了剑中。

下一刻,那巨大的蛇头便安静了下来,再次看向了林君河。

“现在,你将会为你之前的愚蠢付出代价。”

“但你可以放心,我不会让你死的太快的。”

伊藤的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,随后猛地一挥手中长刀,那巨大的蛇头当即张开了血盆大口,朝着林君河扑了过来。

巨口之中,只有无尽的黑暗,仿佛是一片深渊。

林君河皱了皱眉头。

他感受到了那蛇头之内蕴藏的诡异力量,与其正面硬碰显然不是什么理智的选择。

犹豫片刻后,他突然心中一动,下一刻,一面镜子便出现在其身前。

伏羲水镜。

自从君家的月神殿秘境一行后,他便感受到了这面镜子的奇异之处。

那貔貅虽然不是本尊,但既然能被这镜子吓退,便证明了它的不凡。

如今,正好借这个机会再试探一番。

毕竟,按照这些神道教之人所说,眼前这个蛇头虽然只是残魂,但也算是八岐大蛇的一部分。

这等存在,说不定能再次激活镜子里的东西。

林君河静立在原地,看着前方那硕大的蛇头,丝毫没有慌乱之色,只是将镜面与其对准。

蛇头速度极快,不过眨眼功夫便到了近前,大口张开,就要将他连同镜子一同吞入其中。

黑暗笼罩,诡异的气息越发浓郁,但伏羲水镜内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。

“不行吗?”

林君河挑了挑眉,心中略微有些失望。

眼看着蛇口就要彻底闭上,无尽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朝着他笼罩而来。

就当他准备暴力破开这道残魂之时,突然间,一缕极细微的波动从伏羲水镜中传了出来。

这道波动很不起眼,若不是林君河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镜面上,甚至都无法察觉。

而就在这波动出现的瞬间,蛇头之外,令神道教几人都惊骇的一幕出现了。

在他们的注视下,那道八岐大蛇的残魂突然间剧烈的颤抖了起来,仿佛遭遇了什么恐怖的存在一般。

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,它便强行从伊藤的控制中摆脱了出来,随后急速暴退,逃也似的吐出了口中的林君河。

其猩红的双瞳之中,满是恐惧。

“怎么可能!”

伊藤面色铁青,眼底深处还带着些许难以置信之色。

这道残魂,乃是那位大人数年前赐予他的,算是他最大的底牌,如今竟然摆脱了他的控制?

他还来不及思考这其中的原因,眼前的一幕却是再次震碎了他的世界观。

只见林君河立于虚空之中,一手持着伏羲水镜,在不远处,那道八岐大蛇的残魂似乎在努力的想要逃离这里,但身体却是在不断的朝着林君河倒退而去。

准确的说,是朝着镜子倒退而去。

不过短短两个呼吸的功夫,它便被生生吸入了镜中,彻底消失不见。

几乎在那八岐大蛇残魂被吞噬的同时。

樱花国,某座宏伟的宫殿之中。

大殿上方,宝座之上,一名面容清冷的青年猛的睁开了双目。

标签:

Related Post